塔吉克杏—中塔友谊之果 老中医心中健康之果

22.07.2016(11:57上午)

前不久,中医针灸专家高爽教授年满八十岁了,但他看上去不到六十。他精力充沛,面色红润,眼睛如泉水般清澈,面带坦诚迷人、智慧的微笑:他总是这样在北京中医诊所里接待众多的病人。他的病人中不乏远道慕名而来的,还有外国的。近年来,许多外国人专程赶到北京,除了一睹天朝之都的风采之外,还瞧瞧病,探寻古代中国医家的秘密。
  “年轻的秘密是要善于保持人体阴阳的平衡,”高爽教授说。“我们人体内运行着精气,左右着人的感觉,或是疲劳,或相反,精力充沛。如果由于某种原因精气运行遇到阻塞,平衡被打破,人就会生病。中国从远古时期就用草药和针灸来治病,包括重病。尽管现代医学成就卓著,但人们还经常求助于传统的治疗方法。传统中医在治疗的同时还是对现代医学的补充:最主要的是让人们远离病痛,重新精力充沛,找回幸福的生活。
  中国从国家层面就致力于扶持弘扬中医。同发达的卫生体系并存的是国内有近三万五千个国营、私营的中医医院和诊所。天朝之国还有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医的巨擘都聚集在她的麾下。培养中医科研人员和专家的高等院校遍布全国,首屈一指的是北京中医药大学。在该校就读的有二万五千名学生,其中近两千人是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留学生。顺便提一句,北京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中已经有来自塔吉克斯坦的学生,这让人感到,似乎年轻一代愿意在探索了千百年中医的秘密之后,继承阿维森纳及其弟子们开创的波斯-塔吉克医学的精髓。
  众所周知,这位伟大东方医学家的名字在天朝之国早就名闻遐迩。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古籍库里珍藏着几册保存完好的《回回药方》善本。《回回药方》早在14世纪就被译成了中文。专家们认为,这部书的基础是伊本·西纳(阿维森纳)所著《医典》。我有幸把《回回药方》善本拿在手里,翻看这古代的无价之宝。这是我们祖先从未中断的文化对话的又一明证,这一次的文化对话表现在医学知识的交流上。
  我国民族医学历史研究人员认为,塔吉克(或者如学者们明确的:希腊-阿拉伯-波斯-塔吉克)医学源自东方文化——巴比伦文化和埃及文化。之后在古希腊得到发展,在东方阿拉伯国家、伊朗和中亚丰富壮大。古时候,这一医学与印度医学、再晚一些又与中国的医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显然,每种东方医学体系都各成一派,所使用的一系列药物和治疗方法也迥然不同。它们体现着气候、生活条件、环境、饮用水的质量、饮食等等的不同。但所有民间医生从远古时期就有一样是相同的:帮助人们健康、笑对生活的愿望。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民间医生们都慷慨地分享自己的经验,交流保持健康长寿的秘方。千百年来,依靠热心人的努力,形成了民间医学体系。随着贸易文化交往的增多,尤其是借助于丝绸之路,一些医学著作被译成各种文字,使世界各国的医家都能够掌握。塔吉克传统医学专家们撰写的六百多部书被列入世界民间智慧宝库中。
  文化交流的良好传统也延续到我们今天。一个鲜明的例子是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成立了传统医学科学院。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的代表是院士、医学博士尤素夫·努拉利耶夫教授,他精通阿维森纳博大精深的学说以及神奇的自然世界——植物学。在著名的《药用植物》一书中,他写道:“活生生的大自然就是一名伟大的智者、有经验的医生和宝贵的药剂师。人应该爱护大自然的馈赠,爱护所有养育我们、给我们治病的植物。”他和他的学生们在世世代代民间医家的智慧和经验基础上,一点一滴地收集传统医学知识,深入研究大自然所赐植物的药用特性。
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神奇礼物中的一个就是杏。塔吉克斯坦的确可以被称为杏园,品种之多,举世无双。千万顷土地上种植着杏树,其厚厚的果肉中饱含治病的琼浆玉液。塔吉克的各家各户也对杏树呵护备至,把它们作为遗产代代相传。沐浴阳光的“金色”果实常年装点着好客主人的餐桌,无论是新鲜的杏,还是杏干被远销国外,称为塔吉克斯坦重要的出口商品。塔吉克杏的营养价值和药用特性名闻遐迩,在欧亚地区广受赞誉。还是从远古的粟特时期,杏就成为独特的塔吉克民族的名片。杏不仅成为独立的塔吉克斯坦的一个象征,而且还是塔吉克斯坦真正的民族财富。
  从2006年三月开始,在北京的北部,125株来自塔吉克斯坦的中塔友谊杏树扎下了根,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天朝之国的土地上舒展自己茂盛的枝条。从此,杏树林成为游客、学者和研究人员经常光顾的地方。作为塔吉克斯坦杏树第二故乡的北京植物园和北京农学院,每年都接待着四百万参观者。而春暖花开之际举行由各国朗诵家、歌唱家和画家出席的“杏林朗诵会”则成为了传统。在歌颂杏树的同时,出席活动的人们不仅夸赞杏的香甜和药用特性,而且赞颂她成为民族团结的使者。每到春天,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幼来参观中塔友谊杏树林,欣赏那粉嫩的花朵:沉醉在那沁人的花香,享受幸福的瞬间。曾几何时,伟大的中国圣贤孔子在杏树的阴凉下开始授业解惑。“杏坛”——神奇孔子的学说以这一称谓载入史册,他成为中国哲学界无可争议的权威,他的语录已经在第三个千年慷慨地滋养着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成千上万的游客和孔子的景仰者每年都来到圣人出生、成长的曲阜:这里至今杏花盛开……
高爽教授的脸色开朗起来:“我们把杏叫做‘健康果’。它在中医里被广泛应用。特别是用于养生、排毒。这一神奇果被列入皇家御膳并在今天进入宇航员食谱并不是偶然的。我记得,甚至美国登月的航天员随身还带着杏”,这位民间医生说:
  “成年人吃杏可增加脑力,因为它富含镁和磷。只要吃一只杏就可以满足一天所需的维他命A。这就是它,太阳果,我们健康与长寿的源泉。”高教授思忖着,抬眼看看装点着办公室的一幅画。画家采取中国传统技法画了一片春天的果园,果园的尽头消失在层峦叠嶂的群山深处。许多人坐在鲜花盛开的树下。仔细端详可以发现,每个人都在接受针灸治疗。
 “东汉时期,有一位名叫董奉的医生”,教授开始给我讲故事。“与其他御医不同,他给普通老百姓治病,老百姓很感谢他,但实无能力给他报酬。董奉的确是位人民医生,高尚、无私。他妙手回春,屡创奇迹。银针在他手里变成了魔棒,为人们解除病痛。他的神奇医术被广为流传。人们编成诗歌赞颂他,他的名字和事迹被神化。但最主要的是远远近近其他国家的人们也慕名而来。对希望回馈他的人,他只要求在凉亭周围种棵杏树。几年后,庐山脚下神医的住所几乎淹没在杏树林当中。一些飞禽走兽在林中找到栖身之处,莺歌燕舞营造出一派祥和的气氛。董奉的助手们每年夏天都收获大批具有神奇疗效的杏子,把一部分用来治病,另一部分换成粮食,然后接济穷人。至今中国人还时常把杏叫做‘董杏’,而把中医称为‘杏林’。从此,魔力银针和神奇杏林相辅相成,服务于中医。”
  听完这个故事,我不由得思忖:“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中医诊所里会用上中塔友谊杏树林结出的果实。谁有幸服上用它们制成的药剂,一定会健康、幸福、充满活力。因为这些杏子里饱含爱、善良,是光明幸福的源泉。”
  2010年11月16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做出决议,将中医的针灸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教科文组织名录中共有世界各国各地区的213项最有代表性的文化遗迹和16项急需保护的古迹。